so
承包公司食堂,20元自助菜品随便吃,可几天就没人来了
来源:wwww.jsmxh.cn | 作者:jsmxh11 | 发布时间: 239天前 | 1064 次浏览 | 分享到:
现在的自助餐是异常的火爆,于是不少朋友都在自助餐上想到了商机,这不,最近有一位老板就花了一笔大价钱在公司承包了一个食堂,而且而高薪请来一位大厨,可惜的是最后的生意却异常的冷清,不少员工在看了之后都表示不想吃,还不如点外卖实在。这位老板当初是看着自助餐的行情很火爆,于是就想再公司的食堂也来这一套,这样还能改变饭堂以往的模式,毕竟以前的公司食堂都是由专门的人给员工进行打菜,然后按照适当的价格去收费,可是引进了自助餐之后,现在都是员工自己打菜,想吃多少和吃什么都随意,不过一次要20块罢了。说句实在话,这个20元的自助餐比以前的那种大锅菜,在口味上还是要好吃一些的,关键的这位老板还特意搭配了水果和凉拌的小食给大家,所以老板当时想着这自助餐肯定能火爆的,至少吃的人要比以前要多的多,可是大家尝过几次新鲜之后,慢慢的去的次数就明显的少了很多,到后来都没几个人去了,这下连老板自己都有点不明白了,都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。
食堂承包现在的自助餐是异常的火爆,于是不少朋友都在自助餐上想到了商机,这不,最近有一位老板就花了一笔大价钱在公司承包了一个食堂,而且而高薪请来一位大厨,可惜的是最后的生意却异常的冷清,不少员工在看了之后都表示不想吃,还不如点外卖实在。这位老板当初是看着自助餐的行情很火爆,于是就想再公司的食堂也来这一套,这样还能改变饭堂以往的模式,毕竟以前的公司食堂都是由专门的人给员工进行打菜,然后按照适当的价格去收费,可是引进了自助餐之后,现在都是员工自己打菜,想吃多少和吃什么都随意,不过一次要20块罢了。说句实在话,这个20元的自助餐比以前的那种大锅菜,在口味上还是要好吃一些的,关键的这位老板还特意搭配了水果和凉拌的小食给大家,所以老板当时想着这自助餐肯定能火爆的,至少吃的人要比以前要多的多,可是大家尝过几次新鲜之后,慢慢的去的次数就明显的少了很多,到后来都没几个人去了,这下连老板自己都有点不明白了,食堂承包都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。最后老板私下的问了一位从外面吃饭回来的员工,终于得到了答案,原来是嫌这里的食物实在是太贵了,不少朋友感觉都有点吃不起了,毕竟这味道再好吃也没用,像许多员工表示以前在食堂吃饭大概吃个八九块就差不多了,而现在一次就要吃二十,那么一天的伙食费都不少了,毕竟员工一个月的工资才几千,本来生活压力就大,如果加上这个伙食费大幅上涨的话,当然是苦不堪言的,所以偶尔去吃一次可以,但是长期吃的话那肯定是不行的。从目前的工作餐来看,一个中午饭花去二十块还是比较贵的,难怪许多人承受不起,毕竟大家的工资又不高,而且消费水平这么高的话,肯定是没几个人承受得起的。王青鹏的父亲是个典型的温州人,走遍国内各个省份,跟朋友一起开采煤矿和铜矿,这两年又去了缅甸,不仅采矿,还会从事一些工地建设。食堂承包王青鹏不想继续从事父辈们的事业,他要靠自己的双手打出一片天地。早在六年前读大二时,王青鹏就开始自主创业做外卖。他专做母校的外卖市场,在竞争激烈的学校食堂拿下3个店面,当毕业时身边同学忙着找工作时,他已经年入40多万。如今,王青鹏的外卖店更是一举登上金华当地饿了么平台的销量冠军,一年的净利润突破百万。食堂承包王青鹏曾经就读的学校叫金华职业技术学院,位于浙江省中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,那里最出名的是义乌小商品城。严苛的父亲并没有给他太多零花钱,他不得不出去兼职打零工。他是个勤快的人,在肯德基时他被称为“创口贴”,哪有活他就去哪里,一个月最高能赚三千块。2013年,大二的王青鹏和一个学长一拍即合,决定自己做外卖。“那时候身上只有一千多块钱,兼职赚的钱都被我用来添置电脑和手机。”因为担心被父母指责不务正业,王青鹏打算瞒着父母,启动资金不够,只能跟同学借,有钱的同学借几千,没钱的就借几百,“跟十几个同学总共借了一万多块钱。”两人凑了四万块钱,在学校门口的最角落租了一个30平方米的仓库,准备大干一场时,“突然意识到还不知道卖什么。”王青鹏的合伙人比他早三届,当时已经毕业,在当地有一个婚礼策划店,开业初期也把精力转到外卖店的筹备上来。“有一次几个人出去吃饭,点了一大份酸菜肉片,我突然意识到,是不是可以把这个分成小份卖,又方便,量也足够。”于是,王青鹏的第一个菜品由此诞生,后来,酸菜肉片也成了他店里最畅销的菜品。那时候外卖平台并不普及,送外卖还停留在到处塞小广告,店主亲自送货上门的早期阶段。店铺开业后,两个合伙人分了一下工,后厨由合伙人主理,王青鹏负责塞广告和送外卖。学校有二十多栋宿舍楼,每一栋住了一千多个人,每天只要没有课,王青鹏就会背上一书包的广告单,一栋一栋地“扫楼”,把广告单塞进宿舍里,遇到开着门的,他会跟同学聊上几句,做做推销。几次下来,有的宿管大妈都认识他了,见到他就把他往外撵,看他的眼神都是凶神恶煞的。等了一个星期,第一个订单终于来了。王青鹏说,那一次的记忆这辈子都忘不了,接到电话两个人几乎快欢呼了,他还特意给顾客多加了一勺米饭,在宿舍楼下等着对方下来取餐时,“心跳都加快了,那短短的一两分钟,感觉等了一个世纪。